• 2009-06-16

    旧照

    Tag:

    2001年在古浪黄羊川,我这几年拍片子的地方。

  • 2009-06-09

    勿为醒者传

    Tag:
    李白《月下独酌》两首——关于喝酒的一切。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句。

    月下独酌


    花间一壶酒。
    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
    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
    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
    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
    醉後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
    相期邈云汉。

    ...
  • 2009-06-05

    舔-鞍-门-光-唱

    Tag:
    下午我们坐车绕舔-鞍-门-光-唱一圈半,在车窗里我拍了一些围绕光-唱的运动镜头,有时推到特写状态,以便感觉一种飞快的遗忘速度。20捻了。人,掠过的人,其实没有多少“人",按小xue电话里说的:“这里全是他们的人……气氛诡异。”这个“他们”如今更隐蔽了,但仍旧嚣张。我和小wu没有进去,一个是大胡子,另一个是光头,再拿个摄像机,比较惹眼,今天地下通道里都要安检。20捻过去了,原来jin-shui桥前面的庄-稼-车印痕...
  • 在周浩网站上看到台北电影节台湾纪录片竞赛单元片目,其中有刘嵩的《黄羊川》,黄羊川也就是我的一系列完成的和未完成的片子的拍摄地。06年我在拍片时见过他们,拍过他们,开始感觉还行,自从有次带我当地的朋友主动找他们喝酒想深聊之后,就对他们没兴趣了。这个黄羊川和我拍的黄羊川不会一样的。

    影像。像是表象。影才是模糊的,幽灵式的,投射出来的。

    很早我就放弃拍摄黄羊川最应该拍摄的对象——五星级国际会议中心,放弃最初想将其要连锅端起的意愿,厌恶,厌...
  • 2009-06-03

    双重日记

    Tag:
    在这里写点字,为了让别人看到,分享一下。也为了给生活留下点痕迹,以便日后能返回瞻仰一下。

    另外每天拿DV拍点东西,就是用它来写日记,我相信时间的力量。

    新片片名预告:《交流》《砸摄像机的人》《持车票的人》《此站到彼站》《关于我的母亲》《 物品的历史》

    不可能都能实现。

  • 2009-06-02

    并不新的新诗

    Tag:
    继续安慰自己的诗人身份。这些会出现在下一本诗集了,都是3-5年前写的了,自从开始拍纪录片,几乎没写任何这种传统格式的诗了。

     

    《生活之死》
    毫无疑问诞生了许多奇迹。
    每一天的第二天空气中弥漫喜悦的声音。
    饱和的厨房正在云端闪耀
    人仍旧是聋子,哑巴,肌无力。

    毫无疑问诞生了许多奇迹。
    没法活的人活了下去。从另一个角度看根本没这个可能。
    活着的人死了。死人照样...
  • 2009-06-02

    短句

    Tag:

    随手摘几个,以安慰自己的诗人身份。《短句》大概是03年左右开始有意识地写的一个系列,单个间没联系,大概有500-600个了,希望年底有时间再印一本。

     


    “庸人!”
    一个声音
    在血里喊


    手拿台球杆的男人
    在寒风中
    走向棋牌室



    那只绒布小狗
    姥姥去世之后
    仍旧站...

  • 2009-06-02

    显影

    Tag:
    借用照相中的这个名词。黑白底片时代,曝光后的银盐经过显影液处理,显现出影像,还要经过定影液的处理,使已经呈现出来的影像固定。有过暗房经验的人都能记得影像幽灵般从白色相纸上逐渐显现出来的情景。

    影像作品——我现在想的是活动影像,电影,具体说是我们现在拍的纪录电影——在时间中的历程和黑白照片显影的化学过程有类似之处。一个纪录片拍摄完成时,它的影像还刚刚“显影”,随着时间的进程,这些活动影像带来的意义和参照会更加...
  • 2009-05-30

    重新开始写点

    Tag:
    从2005年7月2日准备出去拍摄纪录片开始,近4年时间没有写过博客。05年也仅仅写了一个多月。

    现在觉得还是需要更多地表达出来。

     

    下午看了赵亮《shang访》的5小时版本。和很多观众一样,我在银幕辉光之外的黑暗中不时淌下泪水。最重要的是,这个片子记录了一些相当高贵的人,他们在棚屋和桥洞下,仍有着灵魂。有些人如果不是在这个世道的话,一定会被人当作圣人而不是贱民。

    我的DVD看的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