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2

    止痛术

    Tag:
    上周由于牙的问题,面部神经疼痛,两夜没睡着。

     

    第一夜:睡下后辗转,下床又重新回到床上,试了几种方式企图平息疼痛:

    1/吃止痛药,不起作用,想起还有白加黑,或许有止痛效果?也不管用。

    2/诅咒,骂脏话,作用不大

    3/黑暗中在床上祈祷,试着让心绪和呼吸平静下来,开始似乎还行。最后明白自己并不是一个信仰者。

    4/吃了一根香蕉,因为香蕉含钾...
  • 2009-11-30

    日记摘续

    Tag:
    有些人被独自留在黑暗中

    独自面对自己的光明

    瞎了,因为太亮,看不到自己

    别人也看不到你。

     

    2009,5,12

  • 2009-11-27

    日记续摘

    Tag:
    (写于去年下半年最后一次回甘肃拍摄之后。)

     

    风景不再能抚慰人。它失去了想像的光环之后就开始变的熟悉,重复。过于贫瘠,使得壮观的表象也失去了最初的吸引力。贫瘠的村庄,一眼望去到处的土黄,单调的道路,难以描述的心情。

    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在这段你的生命史中占据显著比例、而对于整个生活来说不算什么的时间过去之后,感到无聊,空虚,伤感,无所事事,沮丧,手足无措,丧失了热情。当然,没有一点盲目的精神,就不可能有热情。...
  • 2009-11-26

    日记摘选

    Tag:
    睡不着,所以起来继续折腾。

    面对电脑屏幕的时间越来越多,面对纸张拿着笔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但是睡觉时枕头附近伸手就能摸到的本子和笔,已经是多年养成的习惯。10年一个本子两三个月就能写完,现在两年都未必。

    有几年的时间都想出一个由言语的小块组成的文集,明年能有这个时间吗?

    摘一些:

     

    1/在生活的洪流之外,暂时抽身出来,把自己晾晒一下,血管里酒精尚未完全分解。...


  • 晚间道场。我和季丹还有两个日本年轻导演分成一组阐述白天的拍摄,我们这组人最多,所以每个人只能拍1分半。靠在被子左边最前方的是马克,美国人,小川电影研究专家,去年宋庄交流周的评委。画面最右边是山形现在实质上的当家人朝子。中间这几位都是本村的村民。



    馊主意。走前一晚在上山市温泉宾馆做告别晚餐,然后喝酒,8人胸前写山形英文yamagata,左三的大津先生是小川和土本的摄影师,非常有劲的老头。

  • 2009-10-28

    豆瓣相册

    Tag:
    注册了很久但是从未用过的豆瓣现在好像派上用场了,有兴趣可以去

    http://www.douban.com/people/1241002/photos

    去看我们一行人在日本的照片,最近没时间给照片加注解,大家凑活看吧。

  • 2009-10-23

    古屋敷村(图)

    Tag:

    古屋敷村
    来去数十人
    瀑布仍旧流

     

  • 2009-10-21

    归来

    Tag:
    今天身体似乎还没有从疲劳中缓和过来,可能是这么多天的体验太高度浓缩了。很想写写在日本和山形的部分感受,看来也没时间了,继续拖到年底吧,不过应该有时间每天贴两张照片。希望重新回到工作中,把新的片子完成。

    《诊所》的旅程该结束了,虽然还在继续下去。

    今天回了十几封邮件,好几天没上网。一封哭笑不得的邮件:印度的电影节,5月份来信通知我入选了,已经开始谈论如何寄拷贝;大概7,8月份又来信说因为不可控制因素,电影节推迟;9月份来信,又询问拷贝在何处,我回信告...
  • 2009-09-28

    05年的

    Tag:
    给人们去信并等待的时代
    在某个清晨划上句号。
    接线员一早就在忙碌。许多个地点正寻求通道
    一双眼睛沿电离层逡巡。

    在黎明的雾中,草又向上伸展了一毫米,
    仿佛声音是幸福的唯一信号。
    另一些夜晚或白天
    其中面孔隐匿,只有手和身影被抽离留下的
    方块字符。

    交叉缠绕的渴望
    如同面对阳光。
    一千公里反射后,
    自己的回声。
    每一段都不是唯一的编码
    这就...
  • 所有房屋中发生的事情都蒸发了。
    有人幻想出一种晶体,非常干燥
    用以比拟历史细胞的形状
    并生成眼泪的标本图书馆
    线条的光滑与容积的平均,代表什么?

    你看不到许多人在走廊中经受过的黑暗
    空间的单元生长出各自的时间、不和谐音还有奇迹
    植物的藤蔓覆盖窗户
    遮住的是向内的眼睛,而不是太阳。

    在穿过戈壁的长途车上我曾经领会了一种生活
    那就是:只看,只穿过
    并需要翻越砾石与地平线处...
  • 那过去看了却没有看到
    看到却没有雕刻下你名字的风景
    等待叠印

    随着年月
    你的瞳孔逐渐放大

    并不是每座山和每条河都一样
    或者你去过一些地方但你并不知道

    2005/4/11


  • 2009-09-19

    痕迹

    Tag:
    小时候看福尔摩斯探案集,这位侦探总是能通过陌生人身上某些细微特征判断出此人的职业。

    最近每天在电脑上工作12小时,所以留下一些非常明显的痕迹。右手掌左下方,也就是始终放在鼠标垫的那一部分,磨的十分光亮。

  • 2009-09-13

    外省的梦

    Tag:
    这个题目在脑袋里萦绕了很久,但一直没有精力和时间把它完整地写一下。

    外省只是疆域的位置关系,外地则有种歧视意味。福楼拜的小说或者契诃夫的小说里,不时会出现外省的场所和人物。

    外省的梦,梦的落点是中心城市。

    想到这个题目时,我脑袋里出现过《站台》,《青年》,最近卫学奇的《在街上晃》,还有我正在剪辑的片子里的内容,它们都和外省的梦有关,一种和距离相关的想像与状况。

  • 2009-08-30

    梦-2

    Tag:
    夜里梦到谈恋爱,场景不断在类似颐和园风格的院墙和城市夜景等四处切换。这个好梦在白天又模糊不清了,但在那个漫游过程中似乎存在一个平行的不相关的思虑过程,使一句话在梦里清晰地浮现,而且醒来后仍记忆牢固:

    一切都是书写,无论是态度还是习惯。

  • 2009-08-20

    一封刚刚收到的邮件

    Tag:

    其认真程度真的让我肃然起敬。



    马大夫的诊所"字幕翻译


    丛峰导演,您好!

    我是秋山珠子,
    承蒙山形国际电影节的委托有幸但任"马大夫的诊所"的字幕翻译,
    谨请多多指教!

    能与如此安静而留下长长余音的作品有缘份,我感慨万端.

    上届山形电影节时我翻译了"和凤鸣".
    "马大夫的诊所"又是一部甘肃长大画卷.
    是否那边自古以来生者...

  • 2009-08-06

    片头和片名

    Tag:
    前两个片子的名字都迅速确定,特别是《马大夫的诊所》,是想过的唯一一个名字,《诊所》都不对,太抽象了。我觉得对于《马大夫的诊所》这个片子来说,片名绝对不能黑地白字,所以找了段冬天的蓝天作为背景,而且有种七八十年代老电影的片头感觉。

    新片在片名上就想了几百个了,不夸张地说,但仍旧没解决。而且感觉甚至需要把片名定下来,才能确定全片的第一个镜头是什么,需要让第一个镜头和片名匹配。现在好像能看见这个片子后面的几乎大半个身体,但看不到它的脑袋。

  • 2009-08-01

    总写些不重要的东西

    Tag:
    这就是生活的真谛之一吧,对于重要的事情,我还没有语言能力完善地表达。

    但是人生是件需要信心的事。也就是说,慢慢表达不重要的东西,并相信有一天你能表达对自己重要的东西。

    对于这个过程,我很谦卑。比如,50岁之前我能懂得怎么写作就好⋯⋯40岁之前真正理解电影就好⋯⋯或者⋯⋯如果⋯

    这也许是重要的,也许未必。这些问题根本就不重要。

    而且需要一些伎俩,把人生问题转成其他问题,如艺术问题,技术问题,电影问题...
  • 2009-07-28

    前夜的梦

    Tag:
    原来想过把所有素材中有用的段落标记到许多卡片上,在卡片上配上内容或对话提要,然后像扑克牌一样在桌子上来回排列顺序进行剪辑;剪《诊所》的时候我做过类似的卡片,发现用处不大。

    前夜倒是梦到了类似的场景:夜晚,我在空旷的马路边,沿着路边依次摆放巨大的写有内容概要、配以主要场景图片的彩色硬板,摆放了十几张后环顾四周,发现地上散落的板子已经寥寥无几,感到非常焦虑:难道我新片的货就这么少?梦里难受了半天,有种强烈的失落。

    早上起来忘了这个梦。打开电脑开始干活,...
  • 2009-07-26

    睡眠不好

    Tag:
    最近每天早上看到亮光时还没睡着。不过总体上比07年夏天剪片时的睡眠质量要好的多。

    躺在床上开始想“睡不着”和“失眠”两个说法有啥区别。

    睡不着:睡是一个动作,是一个在床上基本静止的努力。睡不着就是无法通过睡这个动作进入那个“着”了的世界。“睡不着”听起来是种主动的失败的努力。躺着干着急(越急越挤不进那个世界里去),不知道是否像宇航员等待宇宙飞船点火发射时...
  • 2009-07-17

    工作照

    Tag:





     

     

  • 2009-07-15

    与俄国的联系

    Tag:
    5月份香港华语纪录片节期间,许鞍华导演是评委之一,可惜没有见到,在影展册子上她有以下评语:

    “⋯⋯《马大夫的诊所》中的各式人物及它浓厚的人情味,让我联想到俄国的经典小说,还有黑泽明的《德苏乌扎拉》等⋯⋯”
    对这个评价,我感激不尽,特别是和俄国小说的联系⋯⋯

    俄国经典小说是顶峰之一,陀斯妥耶夫斯基,果戈里,契诃夫,托尔斯泰,巴别尔等都带给我强烈的阅读感受。我想现在感觉最亲切的是契诃夫吧。如果可能,希望有机会把他的小说...
  • 2009-07-15

    失眠

    Tag:
    于是爬起来接着干活。思虑过多让人远离枕头。

     

    《失眠者手记》

    每天凌晨4:19分

    路灯熄灭的时刻

    火车驶过的声音

    在南面货场附近响起


    巧合?

    (2003,5,17,通州南关)

  • 2009-07-12

    工作中

    Tag:
    我不认为我能在片子里表现什么真实的个人;在任何一个片子里,我们都不仅仅是自己。我一向避免拍关于单独某个人的片子,因为那纯属不可能。

    剪片子需要面对别人的过去和自己的过去,有时令人厌恶。面对着一屏幕的虚无主义气息。

    我要为我的人物润色,我会掩饰掉他们身上的某些缺陷,让他们看起来更可爱一些,这是我的目的。仅仅是我所做的一部造像,一个收场。

  • 2009-07-08

    选择性呈现

    Tag:
    我在想纪录片的构建方式和剧情片的区别。在剧情片里,某个人物的全部生活就是你能在屏幕上在电影的时间长度里看到的他/她的一切,除此之外,他/她没有别的生活,他/她不在任何别的地方存在。剧情片的世界是一个圆形的,封闭的,自足的世界。和我们生活的世界毫无关联,但因为其中充斥的都是我们这个世界里的人影,所以又有了关联。

    任何纪录片,从拍摄阶段,到后期制作剪辑阶段,都是选择性的呈现。取景框已经剔除了环境和空间的其余部分,镜头的组接打破了时间的连续性;纪录片是一些窗口,窟窿,滤网,因为使...
  • 呆在通州,好像很太平——剪片子,喝喝酒,想想事,上上网。一切仿佛秩序井然,仿

    佛只有网络幽灵般地将各个或近或远的远方的大道和小道消息带给我们,难道外省人民

    全都生活在水深火热置种,到处是裙体湿贱?

    今天看到了新闻,才知道xinjiang又出事了,震惊,死了那么多人。坏事还没发生够吗



    死去的人当然是无辜的,但因为你是电视台的主宰,所以你也无辜。你把你制造和积累下的仇...

  • 2009-06-27

    有关……

    Tag:
    因为爱喝酒,被朋友戏称“丛三点”,意思是喝到夜里三点(还有薛两瓶……)。其实这种情况很少;原来在甘肃拍片时还有朋友叫我“丛不醉”,只是因为我喝醉之后表现没那么强烈……喝酒上的教训已经够多的了……一个字,就是:愚蠢。但是还是不断地喝。喝酒是一种我没法形容的活动。

    今晚大家喝酒,朋友问起一个问题,现摘录一个短句如下:


    ...
  • 2009-06-22

    这还是人吗?

    Tag:
    晚饭时打开电视,目前仅有的电视习惯。从4一直转到20几,然后回到4重新转到20几,然后倒转,停在动物节目上面,只有这个能看。豹子们在荒野里奔跑,亲昵。比人更像人。人比动物更像畜生。晚饭因为是“黄金‘时间,所以节目看起来更像屎,每个频道的色泽和味道各有不同。这一个个的,还是人吗?说的还是人话吗?装逼还没装够吗?

    豹子不用看电视。

     



  • 2009-06-20

    04年数码

    Tag:
    黄羊川酒=黄羊川+酒,其实当地没啥人喝这玩意,但是贵的用于政府招待的酒好像100多。这张照片有点电影海报意味。

     



  • 2009-06-17

    转帖

    Tag:
    http://singularitys.spaces.live.com/Blog/cns!746E8659C6CDA329!1463.entry

    看看文章下面的评论,有一个明显是5毛裆。

  • 2009-06-17

    2000年黑白甘肃

    Tag:
    在沙漠边缘的永丰滩,戎八的家乡,两个在树荫下的大车上午睡的小孩。这照片也太玛格南了……



    2000年的大南冲,照片中心偏左上一点应该就是马大夫的诊所。右上面那片不错的树园最后成了五星级国际会议中心。



    雨天街上的驴车。2000年还没有柏油路,下雨后很泥泞。



    炉子。在我住过的两个房间之一,是房间的中心。
    ...